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正规的股票APP有哪些

我来帮TA回答

东盟(曼谷)中国进出口商品博览会大家感觉怎么样?听说办得好大,人民网等都进行了报道。

中国10余个省、市近200家企业参展,展出面积10000平米,徐工集团、北方电力、金德管业、滇红药业等知名企业参展。据说展会效果不错,尤其建材方面,灾后的泰国对建材的需求量很大,明年4月份有个建材展,还会去的。

A股安保反恐概念的股票有哪些

就军工概念股

在其他基金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海富通股票基金为何表现很差?

主要是海富通基金的重仓股没有涨啊。。没办法的~

张泉灵为什么离开央视

一场病促使重新思考人生
东方早报:什么时候产生离开央视的想法,是什么促使了该想法?
张泉灵:最直接原因是,今年年初得了莫名其妙的病,促使我重新思考人生。
当时的状况就是长时间咳嗽,所有验血报告都不符合急性感染或病毒感染。但对于直播节目来说,咳嗽是没法工作的。于是,我就歇下来了。
歇下来后,我就想去学潜水。一开始,我没把咳嗽当回事。其实,潜水时吸的是纯干空气,会加重咳嗽,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学潜水后,我咳嗽时就开始咳血,一口一口往外吐血很吓人。大夫也说必须赶回来查肺癌排除。
我想了半天,到底要不要回去,后来想通了。如果真是肺癌,按照这种状态,回去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先把潜水学了。最坏的情形也就是这样了。
这件事触发我去思考,发现人生有很多想不到的进程。你认为它是线性的,但也许未必。如果未必,就得自己想想是否有另一种活法。
其实,在学潜水前后的时间里,我都在关注互联网,当时完全不是为了跳槽,就是好奇。一个很庞大、很新的东西渗透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但自己对它了解不深,心里就很焦虑,想去关注互联网对生活、生产、经济产生的影响。
所以,当有一天我去猎豹时,傅盛安排了公司各阶层的7个员工和我聊天,从副总到普通产品经理都有,我很受触动。其实,拜访各互联网公司时,我也要求大佬们,“我想听听你的员工怎么想。”这不仅仅是在了解一个公司,也是在了解一群人怎么看世界,怎么看行业,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东方早报:了解这些情况是出于好奇?
张泉灵:完全只是好奇。如果只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话,可能没有那么打动我。
说实话,从做内容的角度来说,我最喜欢的是新闻。从做新闻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央视还是个很好的平台。所以,如果去互联网媒体仅仅做内容的话,可能对我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那天,我去猎豹聊得挺兴高采烈的,晚上傅盛约吃饭继续聊。当时傅盛嗓子都哑了,依旧热情地和我介绍早期投资。就是那个晚上,(他)很快说服了我。因为我发现,原来早期投资这么有趣。
之前出于好奇,我关注了很多互联网的内容和创业团队。去看创业团队时,感受到了他们全新的思维模式,对未来世界强烈的信心和好奇心。但是,之前我不清楚自己和这些创业者之间有什么关联。那天晚上傅盛说服了我,可以做这件事。
东方早报:关联是什么?
张泉灵:傅盛对早期投资的形容是,一群世界的侦察兵用自己所有热情、生命力、创造力去探寻这个世界,发掘未被开发的荒蛮之地,创造新的东西。这些是我原来接触创业者就意识到的,只是没有这么清晰。其实,投资不仅仅是给钱,也要给创业者提供你的过往经验。你能帮他们一起成功,然后让他们的好奇心和对世界的开发,带领你一块进入一个新世界。
不会“扭头吐一口痰”
东方早报:你决定从央视离职时,家人和台里是什么态度?
张泉灵:台里当然希望我留下。可以说,没有中央电视台就没有我。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在央视的平台上做到的,包括我的好奇心以及满足好奇心的经历和眼界。
我第一次跟领导谈想换工作岗位、换条路径时,很难开口。这种感觉特别像离婚。很难跟一起奋斗了那么久的同事们开口,说也许不能陪你们一起把这条路走下去了。因为大家都理解,这条路现在走得不像原来那么轻松,央视的发展受到了很大挑战,也面临着自己的变化。我还是有愧疚的,说好大家一起坚持,却没有陪大家走下去。
领导花了很大力气劝,问是不是给的平台还不够。我说当然不是,是我自己看到了互联网给世界带来的新变化。领导、同事也有另一层担心:出去这件事靠不靠谱?家人也是一样的顾虑。
我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说服自己,确定性对我来说有没有那么重要。但大方向要对,就是互联网对这个世界的改变,这个大方向是不可阻挡的。大方向确定以后,无非是(失败后)在别的领域再开始,积累的都是经验。
东方早报:你长微博中提到的“鱼缸”,很难让人不去猜想是否和体制有关,近年越来越多的央视人出走,选择了新的方式,你怎么看这些选择?
张泉灵:不要把体制看成制度或框架,体制本质上也是一群人的思维模式。每个体制都有弊端,也有更有效率的工作机制。
简单地说离职的话,我相信,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的离职率都要高于央视。所以,不要把个人选择归结为共性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央视对于培养一个人的视角非常有帮助。另外,我不会做“踏出这个门槛,扭头吐一口痰”这种事。
总能找出懂行的人教我
东方早报:你主要关注什么领域,投资什么领域?
张泉灵:我本人会看内容领域比较多。我认为,从现在开始,未来一年是互联网内容爆发的重要时间。
其实,在紫牛基金的团队里,有猎豹移动CEO傅盛、罗辑思维的罗振宇、经纬的张颖、多玩游戏的李学凌、58同城的姚劲波、真格基金的徐小平、时尚集团的苏芒。他们的领域和经验都很丰富。
其实,对创业者来说,难得的经验是谈判桌两头的经验。我创过业,也见过创业者,知道怎么谈判。两头经验汇集起来,对创业者来说是巨大的(财富)。投资人见过太多项目的生和死,他知道怎么样的项目会死,当然所有的创新领域没人敢告诉你怎么会赢。但是其实在早期创业领域,你让项目“活”得更长,就是一种帮助。
东方早报:你说最佳创业年龄是25岁,那对于已经42岁的你来说,现在的优势是什么?
张泉灵:如果是自己搞一个新项目,42岁可能有点老。但对于投资来说还好,因为投资界的年龄普遍要比创业界的年龄老。
我做了18年记者,积累了很多人脉。做投资有一点和记者非常像,就是要被迫了解各行各业的人,积累人脉。原来做记者时了解新东西的方法可能未必有效,但看人的方法论却是有效的。特别是在早期投资上,重要的是看人。
还有,你不可能了解每一个行业,但做记者给我的经验是,当我不懂一个行业时,我一定能在24小时内找出一个懂该行业的人教我。
“好奇”,也许是源于记者的职业探究。在离职前,张泉灵就好奇地接触了不少创业者,了解他们看世界的方式,自己也越来越被互联网和创业所吸引。现在,她已在紫牛基金新岗位上开始谈项目了。

怎么识别虚拟炒股骗局

一、谨防公司基本信息异常
一般正规的公司,起码工商局注册信息会有吧。比如正规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和组织机构代码证。有的公司没有这些证件,甚至连基本的办公地点都没有,这时候你去找他借钱,往它给你的账户里交利息、交保证金,风险就大了去了。
二、不选成立时间短的
一般靠谱的公司成立时间都比较长,大部分人也只敢去长期有信誉、有口碑的平台去。如果一家公司没什么名气,刚刚成立,和你又不怎么熟络,那么它提供的一切服务都有可能不靠谱,资金安全也没有保障。
三、不选利息太高的
股票利息一般有两种收取方式,按日收取和按月收取。虽然每家公司的利息标准不同,但是正规平台的利率都相差不大,如果一家平台不仅收高额利息,还借口收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那么这样的平台也很不靠谱。
四、谨防非实盘交易
骗子公司给人提供的资金账户,很可能没有对接到券商。也就是说,你在账户内买入股票、卖出股票,根本就是假的,不是真正的股票交易。如果你碰上账户内资金异常,股票数目变动等情况,很可能就是碰上了骗子平台,这种情况下报警是最佳选择。

民间股票有什么风险

1、资金挪用风险
虽然与传统的银行与证券公司相比,民间借贷企业在股票的操作上更加灵活便捷。但由于缺乏银行的监管以及具有法律效益的正规合同,因此会产生挪用账户资金的风险,甚至会有的嫌疑。
2、股价下跌的风险
股票市场风云莫测,难免会出现股票连续跌停无法抛出的情况。一些P2P网贷平台为了应对该风险,会在相关协议中约定若股民所购买的股票出现连续跌停不能卖出的情况,则需要缴纳所购买股票市值的30%的保证金,直到卖出为止。若当股票卖出后仍无法偿还所欠借款,则需要股民另行赔偿。
3、法律风险
由于我国法律并不提倡股票,但却一直没用明令禁止,因此股票一直处于一个灰色的地带。国家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但却明确规定只有证券公司拥有融资融券的资格。因此无论是银行还是民间借贷亦或是P2P网贷,进行股票还是会存在一定法律风险的。
4、道德风险
为了保障自身的利益。一旦发生股价下跌,民间股票企业会采取强制平仓的措施。但若是股价大幅度上涨,则很有可能会发生道德风险。这是由于民间股票企业缺乏第三方托管,因此可以随时控制用户的资金账户,给卷款潜逃提供了便利。